招生咨询
0739-5308386
   5300539
   5308781
15007399646

宫颈细胞学筛查中不典型腺细胞的临床意义

发布时间:2018-01-04 06:33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邵阳医学高等专科

    作者:祝建芳、吴荔香、修晓燕、詹燕美等,福建省妇幼保健院

    

    得益于宫颈细胞学筛查的广泛推广,宫颈癌发病率明显降低[1]。一直以来宫颈细胞学筛查中大 家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对鳞状上皮病变的诊断,因腺上皮病变的检出率低、诊断困难而往往被忽视。 不典型腺细胞( atypical glandular cells,AGC) 是指腺 上皮细胞的改变超过了良性上皮,但还不足以诊断为腺癌。为明确 AGC 在宫颈细胞学筛查中的意义, 现回顾性分析本院 1016 例液基细胞学筛查诊断为 AGC 患者的临床资料及病理诊断结果,并将结果报 道如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1 资料与方法

    

    1. 1 研究对象

    

    2011 年 1 月至 2016 年 12 月在我院 就诊并行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查的 157613 例患者,年 龄 19~92 岁,平均年龄 44. 4 岁,中位年龄 44 岁。

    

  1.      2 方法

        

    1. 2. 1 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查

    

    采用新柏式膜式薄 层液基细胞学( TCT) 系统进行检测,制作满意的细 胞学涂片,采用 TBS 报告方式做出诊断报告。AGC 诊断包括 AGC-无具体指定( AGC-NOS) 和 AGC-倾向 瘤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1. 2. 2 组织学随访

    

    包括宫颈活检+宫颈管搔刮、宫 颈电刀环切、分段诊刮及子宫切除。所有病理切片均 由 2 名高年资病理医师双盲复阅。组织学诊断宫颈 病变包括慢性宫颈炎、宫颈息肉、宫颈子宫内膜异 位、宫颈腺上皮重度不典型增生、宫颈低级别鳞状上 皮内病变( LSIL) 及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( HSIL) 、 宫颈癌等; 宫体病变包括增殖期及分泌期子宫内膜、 出血期子宫内膜、子宫内膜息肉、子宫黏膜下平滑肌 瘤、息肉样腺肌瘤、子宫内膜不典型增生、子宫内膜 癌等。以不典型增生及以上病变( 包括宫颈腺上皮 重度不典型增生、LSIL、HSIL、宫颈癌、子宫内膜不典 型增生、子宫内膜癌及其他恶性病变) 作为组织学阳 性病例。

    

    1. 3 统计学分析

    

    应用 SPSS 22. 0 软件进行统计,各 年龄段( ≤40 岁,>40 岁) 组织学随访结果之间率的比 较采用 χ2 检验,以 P<0. 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
    

    2 结 果

    

    2. 1 AGC 的检出率

    

    同时期行宫颈液基细胞学检查 的患者共 157613 例,细胞学诊断为 AGC 的 1016 例, 检出率为 0. 6%( 1016/157613) ,远远低于同期不典型 鳞状上皮细胞( ASC) 的检出率4. 5%( 7136/157613) 。

    

    2. 2 AGC 与组织学诊断结果的关系

    

    1016 例 AGC 患者中有明确随访资料的共962 例,失访54 例。病理 检查结果慢性宫颈炎、增殖期及分泌期子宫内膜共 461 例( 47. 9%) ,子宫内膜异位 7 例( 0. 7%) ,出血期 子宫内膜 28 例( 2. 9%) ,子宫黏膜面病变( 包括宫颈 息肉、子宫内膜息肉、子宫黏膜下平滑肌瘤,息肉样腺 肌瘤) 143 例 ( 14. 9%) ,子宫内膜增殖症 21 例 ( 2. 2%) ,腺体不典型增生( 包括宫颈腺上皮重度不典 型增生和子宫内膜的不典型增生) 28 例( 2. 9%) ,LSIL 37 例( 3. 8%) ,HSIL 66 例( 6. 9%) ,宫颈癌( 包括宫颈鳞状细胞癌、宫颈腺癌和宫颈腺鳞癌) 30 例( 3. 1%) , 子宫内膜癌 115 例( 12. 0%) ,盆腔恶性肿瘤 9 例 ( 0. 9%) ,阴道腺癌 3 例( 0. 3%) ,子宫内膜癌肉瘤 2 例( 0. 2%) ,子宫内膜间质肉瘤 2 例( 0. 2%) ,宫颈髓 外粒细胞肉瘤 1 例( 0. 1%) 。AGC 中检出阳性病例 302 例,阳性率达 31. 4%。HSIL 及以上严重病变共 247 例,检出率为 25. 7%。302 例阳性病例中鳞状上 皮病变 113 例占 37. 4%,腺上皮病变 173 例占 57. 3%,其他 16 例占 5. 3%。

    

    2. 3 AGC 组织学随访结果与年龄的关系

    

    1016 例 AGC 中年龄≤40 岁的 370 例( 36. 4%) ,年龄>40 岁的 646 例( 63. 6%) 。有明确随访资料的 962 例病例中≤ 40 岁 362 例,阳性病例 73 例( 20. 2%) ; 年龄>40 岁 600 例,阳性病例 229 例( 38. 2%) ,>40 岁阳性病例检 出率高于≤40 岁,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 χ2 = 33. 97, P<0. 001) 。年龄≤40 岁的 73 例阳性病例中 鳞状上皮病变 45 例( 61. 6%) ,腺上皮病变 24 例 ( 32. 9%) ,其他 4 例( 5. 5%) ,鳞状上皮病变检出率高 于腺上皮病变,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 χ2 = 27. 02, P<0. 001) 。年龄>40 岁的 229 例阳性病例中鳞状上 皮病变 68 例( 29. 7%) ,腺上皮病变 154 例( 67. 2%) , 其他 7 例( 3. 1%) ,腺上皮病变检出率高于鳞状上皮 病变,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 χ2 =24. 13, P<0. 001) 。

    

    2. 4 AGC-NOS 与 AGC-倾向瘤变

    

    1016 例 AGC 中 AGC-NOS 共 875 例,有效随访 824 例,阳性病例 164 例,阳性率 19. 9%; AGC-倾向瘤变共 141 例,有效随访 138 例,阳性病例 108 例,阳性率 78. 3%,AGC-倾向瘤 变阳性病例检出率高于 AGC-NOS,两者差异有统计学 意义( χ2 =198. 50, P<0. 001) 2. 5 AGC-倾向瘤变随访结果与年龄的关系 有效随 访的 962 例 AGC 中 AGC-倾向瘤变共 138 例,组织学 阳性病例 108 例,占 78. 3%,HSIL 及以上严重病例65 例,阳性率 47. 1%。年龄≤40 岁共 30 例( 14. 4%) ,阳 性病例中宫颈病变 14 例( 46. 7%,包括宫颈腺上皮重 度不典型增生、LSIL、HSIL、宫颈鳞状细胞癌、宫颈腺 癌) ,子宫内膜病变 5 例( 16. 7%,包括子宫内膜不典 型增生、子宫内膜癌) ,其中 HSIL 的检出率最高为 26. 7%( 8/30) 。年龄>40 共 108 例,阳性病例中宫颈 病变 34 例( 31. 5%,包括宫颈重度不典型增生、LSIL、 HSIL、宫颈鳞状细胞癌、宫颈腺癌) ,子宫内膜病变 49 例( 45. 4%,包括子宫内膜癌、子宫内膜癌肉瘤) , 其中子宫内膜癌检出率最高为 39. 8%( 43/108) 。 见表 1。

    表 1 AGC-倾向瘤变组织学结果及年龄的关系

    

    3 讨 论

    

    三阶梯诊断技术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专门用于筛 查、诊治宫颈癌与 CIN 的常规诊断技术,包括宫颈细 胞学、阴道镜检查和组织学诊断。细胞学检查位于第 一步是关键性的初级筛查技术,组织学诊断是顶级诊 断、金标准,二者在细胞学筛查和病变预防诊断中具 有极其重要的作用。我国宫颈脱落细胞学诊断普遍 采用 TBS 报告系统,腺上皮病变包括: AGC-NOS、 AGC-倾向瘤变、宫颈原位腺癌、腺癌[2]。本文主要就 AGC 病例的临床意义做回顾性分析。

    

    3. 1 AGC 组织学随访阳性率

    

    文献报道宫颈细胞学 筛查 AGC 的检出率为 0. 1% ~2. 5%,一般<1%[3],本 文检出率为 0. 64%,与文献报道一致。AGC 常见的原 因包括子宫内膜异位、宫颈息肉、子宫内膜息肉、子宫 黏膜下平滑肌瘤、异常子宫出血、子宫内膜增生、宫颈 及子宫内膜瘤变等多种原因。以不典型增生及以上 病变作为阳性病例,本文 AGC 病例中检出阳性病例 302 例,阳性率达 31. 4%,与以往文献报道的 30% ~ 50% [4, 5]相符。HSIL 及以上严重病变共247 例,检出率 为25. 7%。

    

    3. 2 年龄与组织学随访的关系

    

    本研究中年龄≤40 岁的患者中有效随访病例 362 例,阳性病例 73 例 ( 20. 2%) ,其中鳞状上皮病变 45 例( 61. 6%) ,腺上皮 病变24 例( 32. 9%) ,其他4 例( 5. 5%) ;年龄>40 岁患 者中 有 效 随 访 病 例 600 例,阳 性 病 例 229 例 ( 38. 2%) ,其中鳞状上皮病变 68 例( 29. 7%) ,腺上皮 病例 154 例( 67. 2%) ,其他 7 例( 3. 1%) 。由此可见,AGC 患者中阳性病例在年龄≤40 岁时,鳞状上皮病 变阳性率远远大于腺上皮病变,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 义( P<0. 05) ,提示鳞状上皮病变趋于年轻化。临床 实际工作中,把宫颈鳞状上皮病变累及腺体误认为 AGC 的概率很高,因此对于≤40 岁的 AGC 患者首先 建议行阴道镜检查及宫颈管搔刮。而年龄>40 岁时结 果则恰恰相反,尤其是子宫内膜癌的阳性率明显提 高,提示腺上皮病变尤其是子宫内膜癌的发生趋于老 年化,这可能与子宫内膜癌的好发年龄>40 岁有关,与 文献报道相一致[6]。因此,对于>40 岁 AGC 患者首先 建议行分段诊刮以明确诊断。综上所述,AGC 患者的 年龄对于预估潜在病变的范围和临床诊断具有重要 意义。

    

    3. 3 AGC-倾向瘤变随访结果与年龄的关系

    

    AGC-倾向瘤变有效随访病例 138 例,阳性病例 108 例 ( 阳性率78. 3%) ,与 AGC-NOS 阳性率19. 9%相比,差 异有统计学意义( P<0. 05) ,这与文献报道相一致[7]。 国外一项研究发现,AGC 患者中有 16. 7%被诊断为 HSIL 以上、子宫内膜癌和其他癌[8],本文 HSIL 及以 上严重病例占47. 1%( 65/138) 。年龄≤40 岁共30 例 ( 14. 4%) ,阳性病例中宫颈病变 14 例,子宫内膜病变 5 例,其中 HSIL 的检出率最高为 26. 7%( 8/30) ; 年 龄>40 岁共 108 例,阳性病例中宫颈病变34 例,子宫 内膜病变 49 例,其中子宫内膜癌检出率最高为 39. 8%( 43/108) 。AGC-倾向瘤变组织学随访病例阳 性率高达 78. 3%,且发生严重病变的危险性更高,因此 更应予以重视,年龄≤40 岁的病例更应重视宫颈有无 病变,年龄>40 岁时更应重视子宫内膜有无病变。 AGC 虽检出率通常低于 1%,但组织学结果阳性 率高,且常发生 HSIL 及以上、子宫内膜癌及其他癌等 严重病变,尤其是年龄>40 岁的患者,因此对于 AGC 更应重视。美国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协会( ASCCP) 指 南建议: 不典型宫颈管细胞患者需进行阴道镜检查 ( 包括颈管取样) 和子宫内膜取样( 若>35 岁或有内膜 病变风险者) ; 不典型子宫内膜腺细胞患者需要子宫 内膜或宫颈管取样活检,必要时做阴道镜检查; 不典 型宫颈腺细胞倾向瘤变者( 若无浸润性病变) 需要做 宫颈诊断性锥切术[9]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参考文献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源:祝建芳、吴荔香、修晓燕、詹燕美等,宫颈细胞学筛查中不典型腺细胞的临床意义[J].实用妇产科杂志,2017,33(11):865-867.

    




上一篇:2张表搞定糖尿病肾病的用药管理
下一篇:没有了